父親的陰影毀了我的婚姻

2015-3-4 編輯:admin 來源:第一女人網 閱讀次數:0
  導讀:  離婚的打擊對我來說是致命的,父親的嚴厲與之比較,實在是微不足道。剛見到陽光的心再次關閉,我把自己也封鎖起來。我不參加任何集體活動,也很少與人說話,一天忙完自己的工作就走。就像是個套中人,與世隔絕。  姓名:陳靜  年齡:39歲  職業:銀行職員  我生...

  離婚的打擊對我來說是致命的,父親的嚴厲與之比較,實在是微不足道。剛見到陽光的心再次關閉,我把自己也封鎖起來。我不參加任何集體活動,也很少與人說話,一天忙完自己的工作就走。就像是個套中人,與世隔絕。

  姓名:陳靜  年齡:39歲  職業:銀行職員

  我生長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在銀行工作,身處領導地位的他,是個生活古板對子女非常嚴厲的人。我們姐妹三個,我排行中間。從我記事起,就很少看到父親的笑容。他對我們姐妹三個的教育可以說是到了一種苛刻的地步。每天我們放學不能在外有片刻逗留,都要趕在他下班前回到家里,擺好鞋,規規矩矩坐在小凳子上,看不到其中任何一個,他都會大發雷霆。一旁的母親也只有小心翼翼地陪著。

  家里的氣氛壓抑極了,在我童年的記憶里,幾乎沒有快樂可言,更別提和小朋友一起玩了。那時,我們并沒有什么玩具,最流行一種玩“嘎拉哈”的游戲,柔弱的母親為了滿足我們的愿望,特意買來了四個羊“嘎拉哈”,還刷上了通紅的油漆。那天,我們趁著父親還沒有回來,就與鄰居家的女孩一起玩,結果被早歸的父親發現搶過去燒掉了。我整整傷心了一個月,父親的簡單粗暴為我童年的生活蒙上了一道陰影。

  父親的這種教育方式一直伴隨著我們的成長,直到我們姐妹幾個相繼參加工作。這時的他依舊固執,時常告誡我們不要與外界來往,下班就要回家。在我們這個家里是拒絕客人拜訪的。

  那天,正趕上行里將進行業務考試,下班后我與女同事回到家里討論工作,沒想到父親看到后,當著我同事的面說道:不是對你說過嗎?不要將同事帶到家里來!我的那個同事當時起身就走,我急得眼淚流了下來。余怒未消的父親還找來一把大鎖把我鎖在房間里以示懲罰。從那以后,我的那個女同事再也不愿意和我接觸了,我也不敢再和別人交往,怕父親再給人家難堪。

  隨著年齡的增長,對父親的行為我多少有些理解了。為人正統古板的他是個事業心強,工作出類拔萃的人,可不知為什么偏偏對子女管教甚嚴。單位里誰有個困難什么的,他都會主動幫忙,還拿錢幫助對方救急。我們老家在河北,常有一些親戚來這邊出差或是探親路過,記得有位叔叔來時,不知道這邊很冷,穿得很單薄,父親就把自己的秋褲脫下來給他穿。他的心地善良在親戚當中可謂是有口皆碑。

  父親性格孤僻,甚至有些偏執,他總認為這個社會是復雜的,尤其女孩子稍有不慎就會被人欺騙,所以他對我們的嚴厲始終如一。我們姐妹三個被訓練得不敢大聲說話,一回到家就各自回屋。20幾歲正是愛美的年紀,我們只有在父親不在家的時候換上艷麗一點兒的衣服在鏡子前轉轉圈,或是姐妹三個輪流涂抹上平日里不敢擦的口紅。這種快樂也只是短暫的一刻,等到父親回來,我們只有收藏起所有的衣物和化妝品。

文章出自:第一女人網www.wmgzwc.tw,尊重版權是美德,轉載請保留原地址,感謝合作!

下一篇:沒有了!
 
   
海南体彩官方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