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接受的男友手機里我的備注是“待上床”

2016-6-28 編輯:admin 來源:第一女人網 閱讀次數:
  導讀:  導讀:羅浩把手機遞給我就去了旁邊的衛生間,我習慣性地翻開手機準備玩游戲,這時候手機QQ蹦出了一條消息,我下意識地打開了他的qq,原來他的手機Q一直是登陸的,但是里面好友信息太多,沒找到我的位置,我就用我的Q給他發了個表情,這時候我熟悉的頭像蹦了出來,網名竟然是&l...

  導讀:羅浩把手機遞給我就去了旁邊的衛生間,我習慣性地翻開手機準備玩游戲,這時候手機QQ蹦出了一條消息,我下意識地打開了他的qq,原來他的手機Q一直是登陸的,但是里面好友信息太多,沒找到我的位置,我就用我的Q給他發了個表情,這時候我熟悉的頭像蹦了出來,網名竟然是“待上床”。頓時有點頭暈目眩的感覺。

       每一個性情中人,總是那么輕易地相信陌生相信愛情,他們怕寂寞怕孤獨,所以總會和陌生人主動熱絡,有時候只是為了不冷場。每一個性情中人,哪怕曾經遍體鱗傷疼痛不已,如果遇到了對眼的人,也會立馬滿血復活地去奔赴愛場,好了傷疤忘了痛,再被傷,再疼痛。在熱烈的愛面前,一切的疼都顯得不那么重要。

  我是一個白羊座姑娘,是個總喜歡把分手掛在嘴邊,試圖引起男友關注的女生。遺憾的是,前兩任男友都經不住我的要挾,信以為真地跟我分了手。當他們轉身離開的時候,可曾想過我已經淚流滿面。我說過,我不會回頭,更不會去求他們。

  我給自己換了個網名“不缺奶缺愛”,沒想到很快地勾引了很多陌生男的關注。主動來關注我的人,總是讓我不屑一顧,我和男人一樣,喜歡主動去尋找自己的獵物。羅浩是我在網上看到的第三個滿意的男人,前兩個滿意的男人后來都順理成章地變成了我的男友,可惜物是人非,現在都已成了傷痕累累的過去。

  羅浩是某航空公司的飛行員,有著健壯的體格,性感的腹肌,還有別致的輪廓,清澈的眼神,我對這種眉眼清晰的男人散發的魅力,總是抵擋不住。我給自己換了張妖艷的頭像,去了羅浩空間留下了曖昧的腳印,如果這個男人對我有興趣,他應該會來回訪。遺憾的是,前兩次踩腳印,并沒有引起羅浩的回訪,我在想,羅浩不會有女友了吧。就在我按耐不住糾結的心情,想要搞清楚狀況的時候,羅浩主動加了我,問我可認識他。其實不認識,只是從朋友的朋友的空間順道踩到他空間而已,我怕他笑我唐突,就巧妙地回復說,“早晚會認識。”

  不出我所料,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聊天熱絡起來,朝著我預想的方向發展。如果兩個人冥冥之中會有交集,我想,女人的第六感最靈驗,雖然這種第六感可能沒有科學考證,卻在無數女人身上實踐過了。趁他停飛的那一天,我們正式見面了。他比我想象中要高,要富,要帥。我問他,條件這么好,怎么還單身,他笑著我,你還不是一樣?我被羅浩的反問問得很不好意思。

  那天晚上,看完電影之后,羅浩試圖來牽我的手,雖然是第三次戀愛,但是他的手碰到我的時候,我還是被電到一般,縮了回去。如此反復幾次,終于,羅浩的左手牽著我的右手,這種幸福來得一點不真切。我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挺疼的。

  晚上送我回去的時候,我們在小區公園里的藤椅上坐了下來。大概在晚上10點多的時候,羅浩說他去上一下衛生間,我看他手上拿著手機不方便,就說我幫他拿。羅浩把手機遞給我就去了旁邊的衛生間,我習慣性地翻開手機準備玩游戲,這時候手機QQ蹦出了一條消息,我下意識地打開了他的qq,原來他的手機Q一直是登陸的,但是里面好友信息太多,沒找到我的位置,我就用我的Q給他發了個表情,這時候我熟悉的頭像蹦了出來,網名竟然是“待上床”。頓時有點頭暈目眩的感覺。

  我趕緊把他的Q給退掉了,羅浩出來的時候,我把手機還給了他,然后假裝什么事都沒有發生。再后來,羅浩給我發信息的時候,我已經不再想理他,我覺得表面如此楚楚的男人,沒準骨子里是禽獸呢,我才不想引狼入室。

  幾天之后,羅浩可能察覺到我的變化,非要問我怎么回事。當我把我看到的和他說了之后,他竟然一臉無辜地說,是自己備注錯了,說我是他朋友的朋友,他早就知道了這件事,他的那個朋友推薦他一定要見我,他怕自己忘了,就給我備注成“待上見”,就是要好好待見的意思,結果卻備注錯了,引發了這場不必要的誤會。備注還能備注錯,漢字有那么容易錯嗎?再說,就算備注錯了,那天天看到,也會改正過來啊,眼瞎了不成?無論如何,美好的第一印象已經被打破,既然已經懷疑了,那要再重建信任,又怎么會那么簡單?

文章出自:第一女人網www.wmgzwc.tw,尊重版權是美德,轉載請保留原地址,感謝合作!

下一篇:沒有了!
 
   
海南体彩官方网下载